首页 »

新细则下,党员激增趋势或迎拐点

2019/9/20 23:10:42

新细则下,党员激增趋势或迎拐点

 

新细则出台并非偶然

 

收紧入口、质量立党,这是日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的《中国共产党发展党员工作细则》所透露的一大原则。

 

这份《工作细则》颁布之后,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官媒纷纷配发文章诠释个中涵义,对在现实中存在的“在入党问题上‘开后门’、做交易”、“带病入党”等积弊,直言不讳地批评。

 

事实上,这并非执政党首次面对“披着共产主义信仰外衣的功利主义问题”。早于2010年中共建党89周年前夕,中央组织部新闻发言人邓声明回应外媒提问时,就曾坦言中国存在有人“入党动机不端正”的情况,要完善“清理、处置不合格党员的退出机制。”

 

2013年1月28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更明确指出,“少数党员理想信念动摇、宗旨意识淡薄、组织纪律不强,甚至思想蜕变、腐化堕落”,强调“有的党组织对发展党员把关不严,发展党员质量需要提高”,提出“要强化党员管理,严格党内组织生活,严明党的纪律,及时处置不合格党员”,显示出这一拥有8500万成员的世界上最大政党的清醒和理性。

 

选择在建党已然90余年的历史阶段开启“自我净化”模式,恐怕并非偶然。这表明执政党主动瘦身消肿、自我涤清、去腐存精的“纯化队伍”行动已正式提上议事日程,延续多年的党员激增趋势,或将迎来拐点。

 

人多力量大、党员多了“人气旺”其实是革命党时期的思维模式和传统观念,而当时,严酷的民族民主革命就好像一个“大浪淘沙”的净化机制,自然会将一部分投机分子清除出去。

 

而一旦革命成功掌握政权,势必直接或间接控制着资源和权力,在蜂拥而至的各色人等中,难免就包括一些动机不纯的功利主义者,试图以“党员身份”作为垫脚石混迹官场谋取私利。

 

近年来,“前腐后继”的官员群体形象,让执政党清醒意识到,任由大量丧失先进性和纯洁性的党员充斥党内,后果只能是越大越杂、越大越散、越大越弱。有鉴于此,执政党将“收紧入口、打开出口”提上议事日程,“只进不出”的组织建设思路,面临新的变局。

 

“党员退出机制”仍显敏感

 

相较之下,外界对执政党“打开出口”的试点显然更感兴趣,皆因“党员退出机制”在中共党内一向是个相对忌讳的话题。虽然《中国共产党章程》明确规定,“党员有退党的自由”,并具体分为“组织劝退”和“自行脱党”两种情况,但在基层实践中却几乎未曾启动过相关程序。

 

在“被动退党”方面,执政党目前仅限于对那些触犯党纪国法的“败类”给予开除党籍的处分,属于被动式事后处理机制;而对那些虽没犯过严重错误,但却处处只想到个人、时刻想捞取政治资本的党员,因为缺乏判断其“不再符合党员身份”的刚性标准,一般不会启动劝退机制。

 

其结果,任由这些“老鼠屎”留存在整锅汤里,带来“病菌”的无限滋生与蔓延,最终严重影响了队伍的凝聚力和在民众中的威信。

 

另一方面,“自行脱党”的问题更为敏感。在中国,“党员身份”往往被当作一种政治待遇,“入了党”即表明得到组织的认可,“退党”则一般意味着个人政治生命的终结。基于此,一般没有人主动提出退党要求。

 

而事实上,粗放式的发展和管理,将使党内鱼龙混杂。长期缺乏吐故纳新,这个党组织的肌体健康就会出问题;相反,严把入口、疏通出口、加强精细化管理,才是党组织不断获得新鲜血液、保持生机活力的重要条件。

 

制度试点跑偏方向

 

其实,近几年来,对于党员退出机制的探索在江苏、湖南、重庆、山东、浙江等地已密集出现,特别是承担体制改革先行先试重任的广东,共有8个县市同时进行试点。

 

虽然每个试点单位对于“不合格党员”的认定不尽相同,但基本都包括党章中规定的“缺乏革命意志”、“不履行党员义务”等条款,也有的地方特别列举出“不遵守社会公德、群众影响极差、参与聚众赌博、参与违规聚众闹访、参与邪教组织”等具体行为。

 

然而,迄今为止,这些制度探索尚显稚嫩,难以形成具有可操作性、可复制性的改革成果。由于对“不合格党员”的评判依然缺乏客观标准,试点至今,退出的党员人数都极其有限,并未实现真正的机制化和常态化。

 

尤其是在广东省,劝退不合格党员试点工作还曾遭遇一些风波。

 

作为试点地区的清远市清新县和东莞市寮步镇等地,都曾将“上访情况”列入党员考核标准。其中,《寮步镇党员量化考核管理暂行办法》还将党员合格与否的标准与“拆迁征地”挂钩,规定党员“本人或其家庭成员在征地拆迁中,不配合工作、阻碍工作的开展”也将“一票否决”,被劝退或除名。

 

如此做法遭到舆论质疑,认为拆迁过程中公民维护自身的财产权和基本权利,并不能与党员不发挥先锋模范作用直接画等号,以此为标准筛除所谓“不合格党员”,其实是“跑偏”了方向。

 

某种意义上而言,中共党员的质量决定了中国政府的运转质量,并进一步决定中国政府对公民服务的质量。一个有活力的党,不能做只进不出的“大口瓮”,或是鱼龙混杂的“大杂烩”,而应建立合理的筛选机制和科学的退出机制,使其自身永葆強大战斗力,实现党员队伍建设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的战略转变。

 

另外,结合广东试点的经验来看,必须明确的是,清退不合格党员,不应演变成某种惩罚和打压的工具。从这个角度而言,只有党内民主真正开展起来了,执政党党员队伍的进出机制才能健康地建立起来。

 

(图片说明:2011年6月25日,湖南一所中学的党员来到橘子洲头毛泽东同志的雕塑前举行“新党员宣誓,老党员重温入党誓词”活动。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