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朗普找到“战时军师”:要向米勒发起攻势?并为一场可能的弹劾大战做准备?

2019/9/22 16:45:27

特朗普找到“战时军师”:要向米勒发起攻势?并为一场可能的弹劾大战做准备?

一个多月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对自己的律师团队“非常满意”。然而,这份好感并没有持续太久。昨天,特朗普律师团队再次改组,“合作派”泰·科布即将离职,前总统克林顿弹劾案的代表律师埃米特·弗洛德将取而代之。有评论认为,“战时军师”的加入预示着特朗普将与特别检察官米勒进行法律摊牌。

 

“摘下手套”


    
白宫新闻发言人桑德斯表示,最近几周,泰·科布一直在讨论他的退休问题,并已告知幕僚长凯利,他将在5月底退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指出,这位前联邦检察官于2017年7月加入特朗普法律团队,最近几周,围绕是否对米勒的调查采取“好斗”姿态,他与特朗普发生冲突。两名消息人士称,科布一直主张通过与米勒的合作,以结束“通俄门”调查,他对特朗普抨击米勒的推文颇为反感。但是,除科布外,总统的其他法律顾问认为,他们应该选择更具对抗性的回应方式。


桑德斯同时证实,上世纪90年代末克林顿总统的代表律师、经验丰富的埃米特·弗洛德将加入白宫。有消息称,弗洛德很快将与其他律师一起工作,制定一项应对米勒团队的新战略。


美国《华盛顿邮报》称,极为巧合的是,法律团队的最新动荡,将过去48小时里特朗普对米勒和司法部的戏剧性抨击推向高潮。“没有共谋(这是一场骗局),也没有妨碍司法公正(这是一个预设的陷阱),”总统周三在推特上写道。


“这标志着一个新的阶段,”一名特朗普的高级顾问表示,“我们现在正在考虑所有选择。桌子上什么都有。但是,手套可能就要摘下了。”


美国《政客》杂志称,特朗普正在“通俄门”调查中转向“战斗状态”。据报道,米勒一直在寻求约谈特朗普,他在3月警告特朗普的律师,如果特朗普拒绝,他可以传唤他。有评论称,周三的改组是特朗普团队迄今为止发出的最强烈信号——它将反对米勒进行任何没有事先设置严格限制的约谈总统的尝试。


有观点称,过去一个月里,特朗普对待米勒调查的态度似乎出现“急转弯”。去年,总统曾公开表示,愿意与调查人员坐下来面谈。当时,白宫律师并不拒绝交出有关文件,还协助安排20多名现任和前任助手的约谈工作。最近几周,随着多位助手卷入调查,一名消息人士对CNN指出,“总统时常抱怨说,他需要考虑所有对付米勒的选项,而不是简单地同意接受面谈。”纽约市前市长、总统外部律师朱利亚尼表示,“有些人已经开始谈论12个小时约谈的可能性,这是不可能发生的。最多两到三个小时,而且必须围绕一组范围很窄的问题。”

 

战时军师


    
一位知情人士说,选择弗洛德加入律师团队,部分原因是“通俄门”调查已经到了关键时刻。过去,科布领导了白宫响应米勒的要求,提供敏感文件。现在,白宫可能会就约谈总统与米勒进行“法律摊牌”。“如果米勒决定传唤总统,你想让谁站在你一边?你会想要一名战时军师。埃米特就是典型的战时军师。”


CNN称,弗洛德曾以辩护律师的身份在1998年至1999年的国会弹劾斗争中帮助克林顿挺到最后;还在2006年民主党赢得中期选举后,协助共和党总统小布什应对国会监督调查的猛烈冲击。


《政客》杂志称,作为一名经验丰富、自信坚定、斗志旺盛的律师,弗洛德将为特朗普的白宫赢得声誉。一旦参院或众院最终落入民主党的控制之下,他在行政特权领域的斗争背景很可能成为未来与米勒和国会进行法律斗争的核心内容。


“他知道如何在混乱形势下推进总统的利益,”美国前副总统切尼的顾问、曾在小布什政府时期与弗洛德共事的沙恩·科芬说,“你不得不承认,2006年我们失去了对众议院和参议院的控制权,这是任何一届政府的最糟糕噩梦。他是稳住局面的关键人物。”


“他现在是Williams & Connolly事务所的一名律师,”科芬补充说,“咄咄逼人,这是他所接受的训练。我见过埃米特的那一面。他是一个对手头工作充满激情的人。”


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前民主党顾问艾略特·明克伯格说,“他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人,有些人会说他固执,他是行政特权的捍卫者,几乎毫不通融。”


一名白宫顾问表示,特朗普的意图是让自己的总统职位摆脱调查所带来的阴影,而不再将合作视为实现这一目标的最快途径。《华盛顿邮报》称,特朗普法律团队现在发出的信号是:如果米勒发出传票,他们准备打一场官司。“他们似乎越来越倾向于与米勒进行一场毫无保留的法律斗争,即使这一过程将持续数月,甚至最终将闹到最高法院。”


“如果你想提起诉讼,弗洛德就是你想找的那种人,”哈佛大学法学教授艾伦·德肖维茨指出,“我认为特朗普总统会继续追求自己的法律选项,这就是他最近加强法律团队的原因。他想为所有突发事件做好准备。”

 

弹劾阴云


    
美国《大西洋月刊》称,特朗普引入弗洛德的决定,不仅仅反映出他将更有“闯劲”地应对米勒;另一层信号是,政府似乎在为一场可能发生的弹劾大战做准备。


“我敢肯定他们同时着眼于这两件事,”小布什时期弗洛德的同事斯科特·科菲娜说,“他们必须关注弹劾。他们如果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就太愚蠢了,埃米特会是处理这个问题的极好人选。”


有分析认为,民主党极有可能在11月中期选举中掀起浪潮,扭转国会两院全部失守的局面,最终为总统弹劾程序打开通道。尽管米勒即将迎来出任特别检察官、主导“通俄门”调查的一周年纪念日,但相关调查并没有最后期限。不少共和党人担心,如果米勒约谈总统,让其就解雇联邦调查局前局长、对俄罗斯干扰选举的知情程度做出解释,总统的证词很有可能成为特别检察官提起诉讼,或者得出负面结论、触发弹劾程序的依据。


有观点认为,调查已历时一年,是时候让它画上句号了。“这是一个合理的观点,作为美国总统,他的议程板上有太多其他事务需要处理,”前联邦检察官乔·萨尔说。不过,美国杜克大学法学教授塞缪尔·布尔认为,特朗普团队试图推动的“激进阻拦”可能会事与愿违,惹恼米勒。“一旦启动,联邦刑事调查团队就有办法无情地碾磨齿轮,而这种势头几乎不可能停止。从某种意义上说,任何防御最终只会沦为壕沟战。”


“眼下,我们可能已经到达这个阶段,就连白宫也开始意识到这点,”布尔说,“尽管总统在公开场合还是一如既往地雄心勃勃。”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