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舆情】我们真要进入“下流”社会?

2019/9/22 22:06:03

【舆情】我们真要进入“下流”社会?

吾未闻好德如好色者也。一声哀叹,已然横跨两千年岁月。擦眼醒来,却是一个处处闻“撕B”的时代。

 

词眼的大不敬与大不雅,被人们漠然视之,甚至略有点小兴奋,因为这番被比作“泼妇”的不但是两个老爷们,还分别是财富榜的旧贵与新贵。丁磊与唐岩,三石对山石,商业竞争或是个人恩怨,我们这些外人不知,但不管是自媒体还是有些比较新锐的网媒,竟不约而同用“撕B”来形容。

 

何为撕B?本来殊难精准定义。有人解为女人与女人之间的过激互动。在传统文字中,不过是牲畜贬人的俗套,毫无节操。只看这两个字,就能让我想起曾经的一则市井新闻,某地一悍妇与陌生汉子龃龉,经一路厮打,直取对方要害,撕之且蹂躏之,急送医院缝缝补补……读之冷汗凛凛。

 

还有一个流行起来的一个词——“Diao丝”,也是把最后一点遮羞布也扯了下来。何为Diao丝?大家都知道这个词同样与某些生理部位有关,Diao丝却硬生生地框住了一批本该风华正茂的年轻人。

 

甚至于,一些女汉子也开始自称“女Diao丝”。接踵而来的,男人们撕B也就好像顺理成章,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是“Diao丝”嘛,也就只好撕别的了。

 

在网络世界里也看到很多这样的词,B格来指格调和底线,装B被雷劈,等等。

 

有一本流行书,说的是日本越来越成为一种“下流社会”,这里的下流是相对上流而言,其实代言的是一批我们看来的Diao丝,由于进入不了或者不想努力进入,而沉溺于主流社会之外的现象。然而,这个问题在中国,被越来越无下限的互联网脏话所渲染,使“下流”走向了另一层含义。

 

D也好,B也罢。字本无罪,有罪的是人心。寡人有疾,好色不好德,某种劣根性借助这样的用字方式,在侵蚀着社会的文明水准,拉低沟通环境的格调。特别是一些本该受过良好教育和文明熏陶的人,也在故意使用这样的表达方式。看起来,好象是接地气,实际上却是把肉麻当有趣,影响着受众的判断力。

 

这很容易让人想起曾经的那个时代,各种问候别人女性长辈的“滚蛋”、“混蛋”,在口号里夹杂的脏话粗话。红卫兵们好像从这种释放中,打破了什么禁忌。放肆的感觉是飞上了枝头,文化的根却从此无依无靠。从今天的网络脏话来回看,当时的一些“遗毒”恐怕不但没肃清,还在新的舆论环境下重新番生了。

 

破坏总是容易的,建设却很难。出口成脏比出口成章,肯定简单得多,可能也爽得多。不过,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也许这些话,就将让自己的孩子记忆深刻,他会对自己的下一代重复这些话,变成一种基因。我们想让自己的孩子生活在怎样的语境里?可能就取决于现在说什么话。

 

大家都希望说人话,不要说废话,在这之前,至少还有一条,不要说脏话。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